陆亦安。

我相信一切努力都会有结果。
现在最好不要关注我x因为我大概只有长假才会更新,而且还是日更x平常只会给太太们打call♡
cp相关雷安←瑞金←轰出←胜出相关,ky退散!
头像是我家猪画得
陆亦安,有幸相识。

雷安《飓风》今天开售了!!大家别错过!!!
详情看我lof第二条!!!

高亮!!!《飓风》雷安合志预售!

注:由于一些老师的lof名还没上交给我,如果交给我以后会编辑上去的,希望各位多多支持!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分级:16岁以上

预售日期:7月21晚8点

寄售:三只喵工作室 @三只喵工作室 

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73868282357

详情请看宣图

————————以下参本人员—————

主催:陆亦安 @陆亦安。 

封面:诠 @今天画画了吗

文手:陆亦安 @陆亦安。 

            涓生 @林以衍 

            桃蘇  @桃蘇

            八树 @八树 

            卫星 @老子是天才 

            江河

            予归  @每天都如一条咸鱼 

            啾啾狐艾 @啾啾狐艾

插图:昼尽 @饥饿昼🐡 

            General

             鹤鸣 @请输入您的姓名。 

             夜迁 @星徙盜。 

             见见 @盲眼狙擊DDD 

             川

             三条 @STiao 

             荷叶 @海纳百氚

             粟玖 @取名废

             圥巡鸠 @无神论者 

             蚊砸

             代茶冬青 @代茶冬青

   漫画:昼尽 @饥饿昼🐡 

碎碎念:搞了半年的合志,说来惭愧,出现了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状况差点想要放弃,但是又因为有那么多喜欢的老师,忙完了学校的事情赶紧就来完成合志了。但是顺利出了!!!非常高兴了!!希望购入的各位也可以喜欢!!请大家多多关注!!

林以衍:

就在今天!!!

鹤栖清泓:

【高亮】雷安合志《First》二宣

人生有无数的第一次,从去年到今天长达半年的筹备这本合志终于完成了。
它对我们有着重大的意义,希望对屏幕前的你也是。

p1参本人员及详细信息 

通知:上下两册本子都是180页左右,吃粮真的可以直接吃饱,R18是因为有一篇超纲了,其他我们都只是试探一下。

p2试阅 p3p4赠品预览
——————
策划:江笃 @况概论述 

主催:林涓生 @林以衍 

文手:
泡 @孤屿霜白 

疾风苍苍 @疾风苍苍牌虾片 

江笃 @况概论述 

却安柒 @咸鱼却安柒今天也翻不了身 

卫星 @老子是天才 

泠星澜@三岁的泠家星澜 

白川 @邀游白川 

林涓生 @林以衍 

yoyou @yoyou 

二圆 @二二二圆 

鹤栖  @鹤栖清泓 

封面:rounda @Rounda 

配图:

AMK @AMK 

白菜 @Lay 

昼尽 @饥饿昼🐡 

柯蓝

独角鹿 @毒脚撸 

原一 @一原硬币  @金币巧克力 

雪糕 @狗柱儿耶 

仓鼠 @飞呀飞呀我滴鼠 

鸢  @鸢sir 

特典:

toki @toki要好好学习 

斤杞 @J 

阑鸦 @阑YAAAAA 

赠品:密洛 @洛色黎明 

g图:
布偶猫 @RagDC 

某猫 @某猫monota 

安敖 @安安安安安敖  

顾祁青@顾祁青。  

@此时一位共享靓仔骑着单车路过  

@社會公害  

鹤鸣三千@请输入您的姓名。 

 茶包  @代茶冬青 

清祭 @ALTAR

代理:老不肝工作室

预售时间:6月9日20:00—6月30日
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1df21debdZZoMz&id=570789268603

——————
希望第一次的我们,都不留遗憾!

可以说是爆哭了!!鹤鸣老师我舔舔你!!

鹤鸣三千:

@陆亦安。 老师的文相当棒!所以忍不住涂了下片段!最后一P的部分!

[练笔]林中杂谈

*练笔。by陆亦安。

    我只见过那个男人一次。

    事实上,我不知道他算不算是个人,他的头发是灰白色的,其中夹杂了一些赤色,他的眼睛是淡色的,我没有看清,剩下的倒也和常人无异,只是他看起来很疲惫。

    我明明只见过这个男人一次,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和他像是相识已久一般熟稔。实际上,我连我为什么会呆着这个地方都不知道:稀松的月光从叶片的缝隙中透过,在地上显现出诡异的影子,沙沙的风声从我耳朵边飘过,像是孩童的哭喊,再抬头看去,天上明明有两个如同圆盘一样的明月,那天空不是黑色的深蓝,而是夕阳落山的红,将森白的圆月渲染得通红,几欲滴血。

    “近来可好?”那男人突然开口,他的眼睛望向我,是琉璃的颜色。我想我是紧张的,但是又感觉不到紧张。

    “一切安好。”

    “那件事情你解决了吗?”

    什么事,我分明是疑惑的,可我的嘴居然脱口而出:“解决了,那郡守是个怂货,不必担心。”

     “那就好。”他朝我笑了一下,我们之间的气氛骤然间如履薄冰,沉默下来的气氛并没有让我的躯壳放松下来,我不明白是怎样的事情可以让气氛突然如此凝重。他没有说话,我却是不敢说,我甚至不敢确认我是否正在操纵着这幅躯壳。我的态度是恭敬的,对面前的男人是敬畏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内心深处油然而生的颓废。

    然而不等我胡思乱想,可能是厌了吧,那男人突然就转了身,朝森林深处走出。

    “……”我叫出了一个名字,但是我不知道叫了什么,是两个字的,有些急促,可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急促。

    我感觉到我的身体似乎是踌躇了一会,森林里的东西是未知的恐惧,我本是不怕的,现在也不怕,只是我现在呆着的躯壳在害怕罢了。至于我为什么不惊慌失措,是因为我早已发现了,是了,我便是在“梦”中。

    仿佛是发现了惊天的秘密,我镇定了下来,这个躯壳的控制权似乎回到了我的手上,我在犹豫不决之际,终于迈出了脚步,跟上了那个人的步伐,明明离得是很远了,可我却能准确无误地找到他所行走的路径。那个男人没有影子,甚至踩在枯萎的树枝上,也没有断裂的声音。

    我现在是确认了,面前这个男人,应该是我的“主人”之类的,我应该是作为“下属”的。这个认知让我更加得放松了,可能是一种归属感吧,收缩的心脏也有所松懈了。

    我跟在他身后走了些许的路,途中我们都没有说话。最终,他停下了,停在了一个简陋的木屋前,他推门而入,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跟上,我自是不敢拒绝的,便就跟了上去。


    那屋子的气息是腐朽的,在屋顶四角还结着灰蒙蒙的蜘蛛网,我看得很清楚。这房中的摆设也是很简陋的,东面的角落摆着草席,怕是蛀了虫,这个屋子里是没有窗的,木门关上后,我就陷入了昏昏沉沉的黑暗之中。

    那男人点燃了一支蜡烛,放在木桌的中央,我这才注意到桌子上摆着两只青色的茶杯,上面雕刻着不知名的,张牙舞爪的怪物,里面居然已经盛满了褐色的茶水,上头飘着乳白色的烟,看起来像是恭候多时了。

    “你应该要收起你的戾气,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那个男人端起茶杯轻抿一口,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瞳孔似乎透过茶杯在注视着我,我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僵硬。
   
   

    没由来的,我感觉到了一阵的难过,像是针着心肝脾,明显的,这样的情绪对于我这个躯壳是陌生的,我开口说:“……,我真的不想……”

    他摆了摆手,制止了我想继续说下去的话:“不必了,神荼,我心意已决,你走吧。”

    “哐当”一声,我推倒了木桌,叫嚣的怒火充斥了我的内心,我想要怒骂,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激动。

     最终我只是握紧了拳头,温热的血液顺着我的手掌落下,竟是会痛的。

     即使是这么大的动静,那个男人依旧是没有反应的,我的内心升起了一股名为失望的情绪,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怒火,我抽出别在腰间的佩剑,便是想朝那男人刺去,在这狭小的空间里,那男人侧身一躲,便是躲开了,甚至连手中的茶杯都未曾放下。

    听他之言,我应该是名为“神荼”的。纵然我的躯壳再不冷静,我的灵魂也是镇定的,我以第一视角的来观看这个故事,冷漠得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事实上,我就是。

    他朝我看了一眼,那琉璃色的眼神仿佛染上了一抹不明不白的意味,折射出了一抹红光,刹那间,我的手臂如同扭曲的麻花,剧痛爬上了我的臂膀,可纵使是如此,我的躯壳依旧是紧紧握着匕首,我能感觉到一丝倔强的意味。

    我的眼睛里开始出现了五颜六色的光圈,在疼痛的促使下我被迫弯下了腰,跪了下来,也就一瞬间的事,地面骤然间裂开了来——

    这一次,是相反的,我的躯壳是镇定的,而我的灵魂被那排山倒海的恐惧覆盖:成千上万的断肢残骸出现在了我的眼前,额间露出白骨的女人披头散发地朝我扑来,黑黝黝的眼眶中折射出怨恨的红光;张着嘴,露出白森森牙齿的男人,正在啃食着小孩的心脏,或许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他朝我看了过来,我心下是猛的一颤——他居然只有半边脸。

    这些都是假的。我这么劝说自己。

    但事与愿违,直到一位模样可憎的老妇人,握住了我的手腕,那恶心又滑腻的舌头快要触碰到我的脖颈时,我终于是受不住了,像是有了昏迷的趋势,可我没有昏过去,滚烫的汗水顺着我的脸颊划下。

    我又回到了那个木屋。


    “神荼。”那个男人看向我:“这些都是你的罪孽,我已经抹去了你的杀戮和过去的血腥,你怎么就是执迷不悟呢。这城中的杀人,已经是最后一次,我本想让你去往人界,可你为何就是执迷不悟呢?”

    你为什么就是执迷不悟呢?

    我抹去了你这轮回路上的荆棘,你却非要以血为祭,染红这满山白花却只想成为那远山顶峰的彼岸花。

    我张了张嘴,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眼泪是确确实实地往下掉了,刚刚还藏在内心的愤怒和叫嚣已经全化为静水,如同消失的干冰一般无影无踪,只留下一个黑黝黝的空洞,一颗已经沾满血腥和悲哀的心。

    “酆都,你什么都不懂。”我终于是叫出这个名字了,却是在这将死的时刻。我身体里的罪孽如同泄气的气球般全部涌向酆都,他不是人,我早就知道的,怨恨和罪孽是他的养料,他这样的做法不仅仅是要抹去我的罪孽,更是一种驱逐的举动。
 

    没有罪孽的人,不是十恶不赦的人,是不配留在这里的。
 

    我闭上了眼睛,跪在地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在眼前一黑之前,我分明听到一声叹息。








我醒了。

一切都是一场不可言说的梦,带着不明不白的结局和开始。我是否明白了呢,我不知道,我只记得酆都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回去吧。”

  雷狮先是吻了吻安迷修的眼角,舌尖不自觉地在上面绕了个圈,随后唇瓣顺着安迷修的鼻梁下滑停到鼻尖,带着一些若有若无的温柔,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像是品尝美味的糕点,像是细嗅蔷薇。雷狮的手掌盖在安迷修的嘴上,在自己的手背上落下了一个吻,他没有亲吻安迷修的嘴唇,抬眼时,雷狮的眼睛就和安迷修对上了。

   带着侵略性的紫色瞳孔,还有那来自林间平静的翠绿对上了,雷狮移开了手掌,这次是真正地碰上了安迷修的嘴,带这些惩罚意味的啃咬,撬开他的牙关,暧昧的气息充斥鼻息间。

   直至气息不稳,直至双颊通红。

   雷狮笑了。

安迷修看着雷狮,突然就觉得释然了。

也许是累了,兜兜转转这么久,最后还是回到了原地。

他想,何必活得这么累,以道义的角度看,舍弃七情六欲才可得以善终,可没了七情六欲的他又怎么可以称为人呢。

于是,安迷修轻轻地回抱了雷狮。

“好,那就在一起吧。”

浅评雷安《骑士荣耀》by陆亦安

花了一点时间看完一隅的长评,可是说是非常感动了。
有一个人愿意给你挑出细节来详细说明你的优缺点让你来更加进步,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其实当我文章完全写出来的时候,我也发现了很多缺点,比如说的剧情太赶,时间的极度压缩导致而成的(虽然不是借口),比如说遣词造句过于繁琐以至于读者的没耐心,所以导致作品本身并不优秀和突出。
很多很大的问题都是写出来以后才看见的,不止一个人跟我提出了这些问题,说到这里,还是要反省一下自己,对于第一篇写出长篇的自我骄傲,被夸以后就开始无限膨胀,自以为能赶上一些人,事实上我还是差了远的。
有人点醒我的,告诉我要养精蓄锐,慢慢地去突破,我也这么觉得的了,所以我要开始继续努力了!非常感谢一隅,一定会更加努力的♡

一隅:

 @陆亦安。 


没什么经验的第一次写文评,不会扯废话也不会寒暄,直接开头。




先来讲一讲文章亮点:




1.设定好。




骑士荣耀背景为架空世界,除却沿用了中世纪的部分职业设定,还加入了带有魔幻色彩的一些特殊世界观,包括其中安迷修与雷狮在该世界观下骑士与恶魔的对立身份,都是同人文比较常见,且一直很有卖点的设定。文章中很多私设也非常漂亮,举例新世界大陆,人间三界,教会骑士,以魔兽为力量供给的恶魔。这种设定类似老瓶装新酒,很容易就能在原本的基础上推陈出新,吸引读者。




2.故事框架好。




短篇可能靠单纯无脑甜也可以写完,但是长篇不能。它需要一个有亮点的故事,来支撑,连接每一章的内容。说起来,个人认为长篇真正能让人坚持看下去的地方,不是开不开车甜不甜,而是对立,矛盾和悬念。骑士荣耀很完美的达成了这三点:身份对立,感情矛盾,结局悬念,一个故事该吸引人的地方它都有。




3.情节和感情线的融合好。




同人文长篇可能最难把控的就是控制好情节和感情线并重,既要讲好一个故事,又要让两人的感情发展自然,不会最终显得非常突兀,难以接受,这样其实需要很大的精力去完善每一章的构想。我重看了文章很多次,其中无论是故事发展还是感情发展,都有不少很棒的细节,印象最深刻的是雷狮看安迷修洗衬衫喊话的那一幕,一瞬间真的感觉甜到掉牙。




总结一下,大致是长篇所要具有的基础,这个故事都有。也许基础在很多人看来不值一提,但是长篇就难写在基础,哪怕已经做好了分章情节,列好了故事大纲,也很容易写着写着跑题,或者为一些自己想要锦上添花的地方遗漏了真正该要有的东西。把基础写好,其实很不容易。




那么为什么它还不够出彩,不够好看,为什么它没有达到一篇在基础上非常优秀的长篇该达到的热度呢?




因为文章的问题也非常明显。






1.很难看懂。




写同人文不是写名著,不恰当的斟酌实在是硬伤。比方说文章的遣词造句,尤其是在长篇中,真的不用在修饰时浓缩句子过度或者强求文学色彩,导致一句话出现两三个不太顺口的词语,给人第一眼就有晦涩的既视感,阅读也很拗口,有时候要把一句话看两三遍才知道它具体讲了什么。没人会在第一次阅读某自己不了解的作者文章的时候,正儿八经去研究他讲的每一个字,这种阅读方式真的很累。更何况这篇文章也不是什么推理悬疑类,作者会埋很多线索细节,需要读者详细阅读。




说来惭愧,到现在这个需要极大阅读量的时候,我看书会经常略读。尤其是看到觉着很难懂很生僻的地方的时候,我常常两行三行,一整段的跳过,甚至会避开不感兴趣的高深名著。而当我第一次阅读骑士荣耀的时候,我几乎控制不住地在跳过,因为很多地方我实在没什么太大耐心去详细阅读,太耗脑子,而且不看其实也没什么大碍。举例文中非常详细的整段设定,包括上文我提及的大陆和职业,我一周目时跳的非常厉害,觉得好是准备写评论而二周目三周目,努力克制自己不要焦躁,尽量详细阅读时才这么觉得的。




文章好是真的,没耐心看也是真的。




还有上文提及的,修饰过度的句子。同人文有时候还是不要太讲究是否书面,是否严格。口语化一点,生动一点会更好。更何况有时候写文章写到头晕眼花,状态不算好,二改的时候还会有因为过分追求书面化而导致病句的风险。




建议的话,还是举例新私设。与其将它整段写出,要求读者必须看完设定再看下面的出场人物,倒不如尝试游记常用的方法,“移步换景”,将写作重心从【如何用最短的篇幅尽量详细介绍自己的私设】,转移到【如何在重点写人物行为时顺便从人物视角加少量上帝视角写一写自己的私设】。详细私设完全可以发完文再另整理一条lof存放,提供给想考据设定的读者看。毕竟看同人文不是看原创,读者是奔着人物来的,不是奔着作者优秀的私设来的,如果我真的只想看优秀的设定,就没必要看同人了。




至于可能会因为写作状态而自己难以修改出来,又觉得不顺口的句子,可以喊个老铁陪同写作,遇到这样的句子就抽出来请她帮忙读一读,看看究竟哪里晦涩不顺口。作为读者以及不处于写作烧脑状态的局外人,往往能指出问题所在,帮助修改问题。老铁也不一定要是写东西的,看文较多,有最起码的文章好坏观念就行了。




顺便小声提一下,我知道作者有时候自己心里真的多多少少会有【你看不懂不是我写的不好,而是我写的好而你不愿意揣摩我,这不是我的错】这种想法,觉得只要读者详细看就知道自己有多厉害,并不想去改变自己的风格,嫌纡尊降贵。但是同人文到底不比名著,我们大部分看同人文的就图个乐子,没什么烧脑的准备,越能让人觉着看起来轻松没压力的文章会越受欢迎,况且把文章写的通俗易懂又达到自己的本意也是一种本事。除非是一意孤行,写作只为自己快乐,不在乎读者感受的那种作者,其余只要想有人愿意看自己的文章,想看自己的文章,多少还是要看看读者的想法的,虽然也没必要全听全信就是了。如果实在克制不住会有这种想法,不如在写作时经常这么想想:




我的文章是课内必读名著吗?会有老师要求学生看我的文章写读后感吗?




如果没有,那你到底能凭借什么要求一帮只想找乐子的读者字字句句细读你的文章,以了解你有多厉害?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尴尬的....我自己写东西也会自己这么想




如果并不会有这种想法就当我放屁了(。)




2.情节浓缩




这怕是最令我心痛的一点了。情节浓缩太厉害了啊!!!!!!!




我这么比喻文章:一个个子高挑,骨骼修长,比例完美的姑娘,还有一双很灵动的眼睛,就是太瘦了,瘦到好身材该有的地方全都没有了。个头高挑的姑娘,理应有稍微高一点的体重,但她的体脂率明显过低,是节食过头了。




文章里很多完全值得多花费笔墨,进行详细描写,多角度描写,搭配人物心理,背景环境的画面,全都被一笔带过,三两行结束,导致激动人心的画面变得非常苍白无力。说直白了,就是满怀激情读到想看的画面,结果草草写过,感觉期待了的东西没达到自己想看见的效果,很失望。这种场景我能从文章里抓出一把,一大把:雷安洗衬衫情节后面的的深夜睡前交谈;进荆棘小径时雷狮由此联想到安迷修受伤的缘由;安迷修揭穿雷狮真正身份时凝固压抑的气氛;雷狮背着昏迷的安迷修,安迷修突然下意识扯住他衣服的那一刻;最终对决时的兵戎相见




等等等等....






太多了。




这些场景扩写出来,有些甚至能单独成章,但是在原文里,它们都被压缩到了一两句,一两章里面,不得不委屈得只占一点点分量,完全没有造成它们应该造成的效果。




我具体举例骑士荣耀的第七章。原文中这章写了:雷安高空坠落幸免于难,安迷修暂时昏迷不醒,雷狮为了保存好这个可以利用的“最爱的人”而背他赶路,安迷修却因为个人感情在昏迷中下意识拽住了他衣服。雷狮找到一处山洞过夜,偶遇身为精灵的埃米和艾比,因为个人随心所欲的原因出手打伤二人,却在醒来的安迷修面前假装自己是好人。接下来四个人一起度过了一段时间,安迷修在与艾比的交流中确定雷狮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安迷修伤口恢复后继续和雷狮赶路,途中在某天两人去山崖看日出时,安迷修向雷狮表白,雷狮暴露身份,两人兵戎相见,雷狮借自己已经恢复的力量压制了尚且没有恢复好的安迷修,安迷修被打伤,生死不明。




暂且不提其中还有时间线的一些小问题,我尽量简化语言,剧情讲出来还是这么长的一段。虽然原文这一章就很长,但是奈何剧情实在太多,即使文章长,也完全hold不住全部剧情。这些剧情完全可以分组写成多章,比如:




一章,雷安高空坠落幸免于难,安迷修暂时昏迷不醒,雷狮为了保存好这个可以利用的“最爱的人”而背他赶路,安迷修却因为个人感情在昏迷中下意识拽住了他衣服。雷狮找到一处山洞过夜,偶遇身为精灵的埃米和艾比。




二章,雷狮因为个人随心所欲的原因出手打伤二人,却在醒来的安迷修面前假装自己是好人。接下来四个人一起度过了一段时间,安迷修在与艾比的交流中确定雷狮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三章,安迷修伤口差不多恢复后继续和雷狮赶路。途中在某天两人去山崖看日出时,安迷修向雷狮表白,雷狮暴露身份,两人兵戎相见,雷狮借自己已经恢复的力量压制了尚且没有恢复好的安迷修,安迷修被打伤,生死不明。




简单分了一下,差不多这样,如果有意向的话,其实也能分得再细一点。把情节分割好,把该详细写的场景写详细,想表达的情感表达清楚。为了赶剧情而写剧情,过度追求文章进度,反而会让正文看起来像压缩的大纲。所有亮点的场景全得靠读者自行脑补,那作者是干什么用的?




这个问题的话,建议还是找老铁看看。给她看你新写的这一章,限时五分钟十分钟看完。等看完了,让她讲讲她在限定的时间里,到底能看见你文章写了什么东西。从她的反馈里思考有哪些你写进去,希望读者能看见的东西,是容易被无视,被略过的,又有哪些东西是被无意识浓缩了,导致失色的,再根据这个考虑是否有将部分剧情延到下一章细写的必要。




或者也可以试试自己概括剧情,每章一句话概括,一句话概括不下的就必须写到下一章。




最后再说一下,为什么我觉着你完全有希望成为有名的太太。因为除了文章基础好以外,你还有毅力。这个真的是很稀少,很难做到了,望还能继续坚持






没屁放了。很忐忑,希望自己不要说错了什么话被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超级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

沉迷草稿的驳岸:

只能到这个程度了……
【为啥大佬都画超可爱的图你这zz在这摸脏兮兮的画!】
画了两天多……耗时贼长不说还画不好(自我反省)我还是画黑白漫去吧(连分镜都不会你画毛线) @陆亦安。
来自陆亦安的圈养配图。
颜色不对就饶了我吧懒得调了。

事在人为暂时停止更新(有时间会更的)
主要是暑假作业还没写完,爆哭。我决定先在上学期间把事在人为的稿子全部写在本子上,大概会很厚..我大纲列下来了,这次下了很大一盘棋,凹凸的人物都会出现滴。
不可定因素太多,但是唯一肯定的是。
HE!!!!